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0章 龙王令 投亲 万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上京

    “跑了?”南太后闻言,蓦然将手里的杯子狠狠地搁在桌面上,脸上瞬间闪过挫败和愤怒的神色。

    “都是废物!”

    纵然再沉稳,此刻,她脸上一片阴沉。

    前来禀报的人畏惧地缩了缩脖颈。

    “太后娘娘,不要气坏了身子,这朝廷还要靠着您呢。”一边的林尚宫见状,上前轻声道劝慰着。

    “……。”南太后疲倦地靠在背后的凳子上,眉心紧紧地拧着。

    林尚宫看着南太后的模样,抬手替她揉按头部穴道,同时眸里幽光一闪,轻声道道:“太后,国公爷这次也也仓促和冒险了,如今朝中弹劾他的折子压都压不住,没有抓到玉安郡主还是其次啊。”

    “那你说什么才是要紧的。”南太后疲倦至极,任由林尚宫替自己舒缓发疼的头部。

    “最重要的是现在流言四起,说那瘟疫是因为国公爷围城逼着百姓们交出玉安郡主才允许出城,才导致城内百姓们粮草药物短缺,又无法掩埋战死的将士,才起了瘟疫,后来又守城不力,让云州百姓奔了出来,才导致周围的州县也跟着起了瘟疫。”林尚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满脸忧虑地道。

    “国公爷强行调兵,此事又无功而返,只怕朝里反对的声音弹压不住,难道还能像之前那样将反对的大人们都打板子么?”

    南太后眉心一拧,随后有些烦躁地道:“飞烟是越来越不知所谓了,所幸这次他还着人马上就配出了瘟疫的药方,否则,哀家怕是都弹压不住了朝廷众人了。”

    林尚宫摇摇头,仿佛很是不解:“也不知道国公爷到底是怎么了,像是与以前的稳重完全换了一个人搬,这般深仇大恨的样子,实在是不像他。”

    “你不懂……当年,他和苏灵娘姐妹是青梅竹马,他是最疼他那媳妇儿,苏家葬送在那魔头手里,他那媳妇儿虽然没有受到牵连,但全家抄斩的消息,哪里是她一个怀孕的女子能受得住的,后来生了南芝菁不久就去了,飞烟那孩子那时就变了。”南太后深深地叹息。

    “此事,奴婢也有耳闻,但是国公爷这般针对琴三爷,只怕是行事有些失了分寸,甚至有他和倭寇勾结的流言出来,太后您还是要劝一劝国公爷才是。”林尚宫苦口婆心地道。

    南太后闭了闭眼,神色阴晴不定,指尖轻轻地摸着手里的杯子,随后淡淡地道:“嗯。”

    林尚宫看南太后没有打算多言的样子,便眼珠子一转,又道:“皇后娘娘那边,最近她总往东宫那边去,但陛下不愿见娘娘,娘娘就有些闹得厉害,底下人拉不住……。”

    “皇后上次撕了明烈给皇帝的画以后,也是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南太后扯了扯唇角,冷冷地道:“哀家这就去看看哀家那位好侄女儿,还要怎么闹!”

    说着,她梭然起身,向外而去。

    林尚宫眸光一闪,随后立刻跟了上去。

    南太后一路到了东宫,还没有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喊叫和砸门声:“还我的孩儿来,那个畜生害死了我的儿,你还护着他,还我的儿啊,我诅咒你们……我诅咒你们这些毫无伦常的混账不得好死!”

    那尖利的嗓音让南太后瞬间脸色一变,她冷冷地看着那个在殿门歇斯底里,发髻凌乱,宫女们拉都拉不住的女人,冷冷地道:“皇后病了,还不快点给我把人送回鸾凤宫去!”

    林尚宫闻言,立刻看向身后的太监们:“还不去!”

    南太后听着南后一路叱骂,眉心越发寒意深重:“将皇后的嘴赌了,不要让她人前失仪!”

    “是!”太监们不敢多言,立刻冲了出去,上前就强行将南后给拖了下来,再利落地地掏出南后袖子里的帕子直接塞了她的嘴。

    南后竭力地挣扎着,死死地瞪着太后,满是血丝的猩红眼里都是迷离和疯狂混合的光。

    “呜呜呜——!”

    南太后被她的目光刺得心中一下子极不舒服,索性别开脸不去看。

    不多时,南后就被太监们强行地一路拖远了。

    南太后冷冷地补充了一句:“让太医们给皇后诊治,她精神衰弱,暂时就不要出宫了,在鸾凤宫好好休养!”

    “是!”林尚宫微微倾身道。

    随后,她看向南太后,小心翼翼地道:“娘娘,您既然到了这里,不去看看陛下么?”

    南太后闻言,神色微微一僵,闭了闭眼:“嗯。”

    随后,她提着裙摆一步步地在身边沈嬷嬷的服侍下进了东宫。

    沈嬷嬷看了眼林尚宫,见她识趣的没有跟来,方才满意地转回目光。

    南太后再掌大权,她和孙嬷嬷们这些跟着太后从闺阁里一路上来的老嬷嬷,可不能被这些稍年轻的姑姑们取代了,她们才是太后的心腹。

    东宫里,一道削瘦的背影静静地站在桌前,提笔而绘,仿佛没有听到身后有人进来一般。

    “皇儿……。”南太后看着皇帝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不忍和伤感,随后看向一边的老鲁怒道:“怎么陛下瘦成这样,你是怎么照顾陛下的!”

    老鲁闻言,立刻跪了下来,诚惶诚恐:“太后娘娘息怒,是老奴照顾不周。”

    “和老鲁无关,心病还须心药医治,母后若是累了,就早点回去罢,大冷天,难为您还来这里看儿子。”兴平帝点了点手上的毛笔,低低地咳嗽了几句,依然没有转过身来,只面对着窗口,继续躬身作画。

    南太后眼底闪过一丝受伤,随后慢慢上前,正看见桌面上的画,正是那一幅挂在上书房,明烈太女送给兴平帝的江山图,她眼里渐渐地浮起一丝泪雾:“皇帝心里埋怨哀家,哀家知道,但是你也该明白孽畜不除,则家国无宁,齐儿……。”

    “够了,母后!”兴平帝忽然将手里的笔一搁,直起有些佝偻的背脊来,冷冷地转过脸看向她:“朕不想再听见您将皇姐唯一的血脉称做孽畜,笙儿从未对不起这江山社稷,是我们亏欠他太多,您希望朕再对您说多少次朕也不相信齐儿是他杀的!”

    “不是他杀的,还有谁希望齐儿死,还有谁能从中获利!”南太后忍不住拔高了声音,握紧了拳:“皇帝,你怎么还是执迷不悟!”

    “谁能从中获利,您看看现在谁大权在握,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借着您的手打压大臣,就知道是谁!”兴平帝眼底闪过猩红的恨意,惨白的脸和眼下病态的乌青让他看起来形容很是狰狞。

    “住口!”南太后踉跄了一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脸上肌肉微微地颤抖了起来,声音也越发地拔高,气得浑身颤抖:“你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陛下息怒,太后息怒!”老鲁见状,又噗通一声再次跪下去,给两人磕头,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一个年近半百,一个年过半百,皇朝地位最尊崇的两人齐齐喘着大气,空气里一片静谧,没有人敢多言,多劝。

    好一会之后,兴平帝忽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定定地看着南太后:“母后,您老了,人生苦短,何必如此执着。”

    说罢,他转过身去,不再看南太后,抬手重新执笔去描绘那江山图。

    南太后闻言,心头一颤,抬手轻轻地抚了下自己发鬓,忽然闭上眼,眨去眼里的老泪,她颤抖着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发鬓:“是的,母后老了,可你什么时候能懂事?”

    她知道自己老了,原本鸦青的发鬓已经几乎都白了,脸上的皱纹让她看起来再不像那个保养得宜的贵妇人。

    女人,劳心劳力,老的太快,何况,她的子嗣,这般忤逆自己?!

    她睁开眼看向兴平帝不为所动的背影,沧桑一笑:“也许,哀家真的没有儿女命,你们一个个的都让哀家操碎了心,这等倔强和固执像足了你们的父皇,不,像足了这秋家的血脉。”

    说罢,她转身,扶着一边的沈嬷嬷慢慢地向外而去,脚步苍老而迟缓。

    直到东宫的大门合上,兴平帝都没有回头,待得东宫里恢复了安静,他才忽然开口:“笙儿和他那小媳妇儿可是脱险了?”

    老鲁闻言,迟疑了会,还是低声道:“老奴从其他的小太监那里听来的消息是——郡主和三爷都分头脱险了,只是老奴不敢用这些事儿叨扰陛下。”

    随后,他又有些好奇地看向皇帝:“陛下,是如何知道的?”

    兴平帝微微仰头,看向窗外连天飞雪,喑哑地道:“母后会来看朕,还是这般愤怒的样子,除了笙儿他们脱险,不做二人想。”

    老鲁叹了一声:“陛下,您可知道太后现在命宗室们送上适龄近血的小世子们的生辰八字和画像么?”

    “呵,憎恨至亲血脉,以至于宁愿让旁系继承大统么,这倒是母后能做出来的。”兴平帝讥诮地勾起了唇角:“咳咳咳……说起固执,谁又能比得过朕的母后!”

    说着,他忽然觉得极为痛苦地,低头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咳咳……!”

    “陛下!陛下!您可要保重龙体啊!”老鲁赶紧上前,扶住了兴平帝,却见他拿帕子擦了擦唇角,颤抖着将染了鲜血的帕子扔在一边的香炉里。

    “陛下……您可千万不能再自苦了。”老鲁有点慌,赶紧拿了一丸药和热水喂了兴平帝服下。

    “朕知道朕这个痨病好不了,可是朕也一定会活到看到笙儿他们平安那一日,朕才是这个天下之主,绝不容任何人恣意践踏朕的江山和子民!”兴平帝虚弱而阴沉地抿紧了薄唇。

    那一刻,老鲁忽然觉得兴平帝那一个冷酷坚定的表情和琴三爷有那么一瞬间相似。

    他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老奴相信陛下的!”

    说罢,他看向窗外飞雪,眼神有些复杂。

    ……

    飞檐斗拱的暖亭里,坐在轮椅上一身锦袍的男人,抬手看着落在自己手心的雪花,忽然淡淡地道:“母后又去东宫了么?”

    “是的,王爷。”一名老仆蹲在他的面前,仔细地为他木头轮椅里的精致小炉加上昂贵的银丝炭。

    自从廉亲王中毒,哪怕解毒之后,他的身子也越发的不好,尤其是这天气一冷更是站都站不起来,一动骨头都疼。

    “这么冷的天,您为何不去南方避寒?”老仆叹了一声。

    廉亲王将身体向后靠了靠,微微仰头,眯起丹凤目:“上京此刻,正是风声紧时,本王若是去了南方,怎么能知道消息呢?”

    “郡主已经脱险了,您放心,苏家老夫人也知道这个消息了,软禁里都还多吃了一碗饭。”老仆人低声道。

    “朝中大臣们都要弹劾他。”

    “呵,那丫头还真是如她娘亲一般的机敏,可是此生看起来却比她的娘亲幸运许多。”廉亲王唇角弯起一丝温和到古怪的笑容。

    他顿了顿,又轻叹了一声:“至于,南飞烟,他还是与几十年前一样是个废物,一无是处,今日这般情形。”

    他轻蔑地嗤笑了一声。

    老仆人没有说话,只是小心地将雪白的狐皮毯子给廉亲王的膝上盖了起来。

    “父亲!”一道悦耳如铃的女子声音忽然在亭子外响起。

    “灵儿。”廉亲王看着款步进来的美人,慈和地一笑。

    秋念灵端着热乎乎的食盒进来,含笑道:“今儿听说小鱼儿跑了,气死那南老头儿,我心情好特意下厨给您煮了好吃的饺子。”

    廉亲王闻言,看着自己的女儿,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温和一笑:“好,就让父王试试我女儿的手艺。”

    父女两亲亲热热地用起了饺子。

    ……

    日升月落,海风猎猎,吹开了天上的黑云,渐渐露出纯净的天空来,还有地平线上的万丈金光。

    “碧海风云动,长空任我行!”

    楚瑜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伸了个懒腰,满意地眯起眼。

    虽然是冬天了,可是太阳出来照亮整个海面的时候,仿佛连心底最阴霾的角落都被照亮的感觉真的很好。

    “天亮了,看样子咱们离三爷的岛又近了点。”红袖卷着袖子,带着婢女们在甲板上摆下了早点,招呼楚瑜过去坐着用膳。

    因着楚瑜很喜欢看日出,所以就算海风寒冷,只要天气好,能看见日出,她们的早膳都是用暖炉子一边热着在甲板上用的。

    楚瑜闻言,笑眯眯地转身坐下了,一边拿了根油条啃,一边道:“嗯,还有两三天就能到了,对吗?”

    “是。”金大姑姑也走了出来在桌边坐下,温柔一笑,安抚地拍拍她的手:“是,三爷在处理海道的事,他一定很高兴能见到您”。

    楚瑜忽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嘀咕:“可就算是他处理完了海道的事,也没有给我寄信呢,他还是不开心么?”

    金大姑姑几人闻言,互看一眼,低笑了起来,这对小夫妻闹别扭也着实有趣。

    她忽然想起什么,看向一边的火曜,恶狠狠地瞪着他:“是不是又藏起来信了?”

    火曜一脸认真无辜地摊手:“这次真没有。”

    “哼!”楚瑜没好气冷哼一声,拿筷子戳了戳自己的碗,狠狠地咕哝:“讨厌的家伙,小气的臭家伙,可恶的臭猫儿,就你会小气么,哼,小心我和别的男人私奔去!”

    众人忍不住又都眼含笑意地低下头去。

    大船一路前行,晌午的时候,便在一处码头上靠了岸。

    “火曜他们说要去咱们的商号补充补给,您要不要下去走走?”金大姑姑看着船靠了岸,含笑对着楚瑜道:“这一处月光岛有卖很多漂亮的月光石,您要看看么?”

    楚瑜在船上本就闷得慌,此时闻言,便点点头:“好!”

    “别走远了!”金大姑姑吩咐。

    楚瑜应了以后,便和唐瑟瑟和霍家姐妹、红袖几个便下了船,一路在月光岛上闲逛。

    这里是一处很大中转港口,明面上是官服的,实际上暗中也属于琴家的产业,停了许多的商船。

    楚瑜果然在岸边的许多小铺子上见到漂亮的,色泽柔和的月光石,也不吝啬地买了一袋子回去当装饰品,毕竟她养的小粉粉此刻因着天冷,一直寄养在日曜那里,它的鱼缸里放点漂亮的月光石再好不过了。

    逛了约莫一个时辰,楚瑜一路逛到了琴家浦头,她看着远处火曜一行人还没有买完补给的样子,便和红袖一行人决定往回走,去试试红袖说的那一处卖蚵仔煎的小客栈。

    “多谢客观,蚵仔煎,二十五个铜板,五份,来嘞!”小二热情地将小吃给搁在油腻腻的桌面上,但是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小吃,却让楚瑜很是满意地眯起了大眼。

    几人都齐齐动起筷子来,边吃边聊,心情都很好。

    “这个味道比咱们云州的做得好很多呢!”

    “正是!”

    ……

    “哎,你这个和尚,怎么吃了不给钱!”

    “施主,贫僧……是……来化缘的。”

    “你是强行化缘么!吃了老子那么多的东西,就不能不给钱!”

    “……。”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