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三章 落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三百六十三章落幕

    长亭惊愕,崔氏布下的三万兵士死了两万,降了一万,降的那一万被紧捆手脚放在城墙根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来人至少有同等数量甚至翻倍数目的精兵才能游刃有余地对付这三万兵士。如今天下尚未大定,石符两家盘踞,其余不过乡间坝里几百几千人的小打小闹罢了,又有谁有这样的手笔对付这三万人?

    四世家倒有实力,除却崔陆两家,只剩王家偏安琅琊从不理会凡尘俗世,贯彻士家清贵最为彻底,又如何能犯下如此杀孽。还余谢家,谢家询郎精通文墨孔孟之道,沉迷文道授业,且谢家与陆家通家交好,若当真出手相助,又岂会行事如此隐秘,似要隐姓埋名好送蒙拓一个天大便宜?

    长亭思来想去,无论如何也找不出答案。

    蒙拓看向长亭,薄唇紧抿,轻轻叹了口气,终究挑唇笑了笑,将长亭揽到怀中,“前有曹丕出生圜如车盖,后有陈胜吴广鱼腹得字,你就当这是得天意,享盛世的一个预兆吧。”

    “天兆?”长亭窝在蒙拓嗤笑一声,“事在人为,哪有什么天兆?若当真为天兆,那福泽的也是你与哥哥,那岂不是要你或哥哥登基为帝,才对得起这天兆不成?”

    蒙拓沉声立道,“我不欲入主昭和殿,从未有此念头。长英长兄为陆公后裔,平成陆氏家主又怎会想要这天下。我只为纯臣肱骨,长英长兄只为陆家掌舵,可助这天下安宁富强,却绝不为天下之主。以道德传家,方能千年。耕读传家,十代以上。诗书传家,五代无碍,朝代更迭,哪有不被替代的帝王?我蒙拓自知只有打江山的能力,绝无守江山的手腕。长英阿兄闲云野鹤惯了,待天下太平后,只会退居平成,著书立说,以流芳百世。”

    没有不被替换的帝王家,只有百年不倒的士族家。

    只是如今士族凋零,世家终究要为自己选一条路走,崔家选了朝堂,谢家选了孔孟文道,王家隐忍不发,陆家最终也会为自己选一条路,选一条可庇佑子孙万代,春秋鼎盛的路。陆长英很清楚,登基为王,对陆家而言,绝非好路,甚至有自降身价之嫌,后世评说里甚至会有陆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躲在暗处将石家辛苦打下的天下趁机侵吞己有。诸葛殚精竭力扶持刘备稚儿,霍光受托扶幼主,这天下诱人不诱人?万人之上,天命所归,当然诱人!

    只是对于蒙拓与陆长英而言,有比天下更诱人的东西。

    蒙拓沉声再道,“更何况,石家尚有一个三郎,他才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到时人命血肉的事我来做,治国安邦的话长英长兄去教,阿闯性情温和,却也有军人血性,杀伐果断却不草菅人命,以理明视听,以法治天下,臣下辅佐,待阿闯成家立业之时,便是他独当一面之日。若我继位,世人如何评判?阿闯又如何能被当成一个储君听教习道?待阿闯成人之际,这天下我若不还他,是我不义。我若还他,他无治国安邦之本,我便是对天下苍生不仁。石家养我育我教我救我,我岂能做这等不仁不义之辈?”

    蒙拓主意既定,长亭默默放下心来,心中更升欣喜,只觉夫妻二人默契十足,她前脚回绝庾皇后,蒙拓后脚便与她表明立场,不是默契又是什么?长亭偏头看向蒙拓,儿郎目光坚毅,五官端正,前额饱满,知善恶,明是非,更爱她,护她,敬她,尊她,亦心怀天下,知敦伦常理,长亭靠了过去,拿前额去碰蒙拓的前额,柔声安抚,“若二哥泉下有知,必定会很欣慰。”

    提及石阔,蒙拓嘴角一抽,神容瞬时大恸,将长亭拥得更紧。

    死亡带来的伤痛,只能让时间冲淡。

    长亭也反手紧紧拥住蒙拓。

    昭和殿六日大门紧闭换来建康初定,再隔六日,六座城镇均开门迎难民,在陆长英手笔之下,昭和殿连出三章条款优待难民,鼓励充军,甚至拿出条款招安小打小闹般拥山自立的草寇、流民,陆长英既出优容条例,又出重典,其中言明“反扰民居、侵民财、犯民事者,立送巡城营卫司。反军将扰民居、侵民财、犯民事者,立送禁城营备,立杖责五十板,罚银三两,粮五石。”杖责五十板,这是军棍,五十板是要死人的,乱世用重典,这从根本上杜绝了招安的兵卒扰民搅事。

    以建康为中心,打开城门,石家的影响力逐渐辐射至周边三州。岳三爷亲征至邕州,当下将亲子押解于马下,又以雷霆之势控制崔家诸人,再派遣一队人马去寻石阔尸首,快马加鞭修书一封送回建康禀告诸事,信中称其已将岳番制服,可要将其送回建康鞭挞示众?石猛口述,蒙拓下笔,让岳三爷自己处置岳番,不须再带回建康。蒙拓回来同长亭说起此事,长亭脑中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岳番时,那少年蹲在石头上口中叼着一根狗尾巴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长亭眼眶陡然发红,笑了笑,“圣人饶了岳番一命。”

    叫岳老三增援岳番,不过是给岳老三一个机会自己处理。

    岳老三只有这一个独子,留不留给岳番一条命,由他说了算,只有一条,不能再让岳番这个名字活着了,无论岳番死没死,在建康,岳番就是死了。

    这是帝王的权衡之术,纵然因岳番失去了一个儿子,也不能因此将岳老三推到河对岸,既然儿子已经回不来了,那么健将总要拉拢住吧。

    长亭转脸向玉娘说了此事,玉娘沉默了许久,隔了半晌才双眼通红地抬起头来,冲长亭咧嘴笑了笑,“叫他死了才好,死了我也能不念着他,想着他,恨着他了。我一想到是因为他,你们才险些死掉,我就恨不得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在乡里头,背叛主家的长工都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他死不足惜,连一点儿人的忠诚和情分都不讲了,也好,至少在我心里头,他总算变成了个坏人。”

    长亭揉了揉玉娘的脑袋,喉头酸涩得很。

    只是觉得可惜。

    一路走过来的少年郎,如何也叫人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岳番觉得蒙拓是因女人的事情在贬谪他,便投向了崔家,听了崔家人的谗言,犯下了弥天大错,只是一念之差便已到了无可挽回的境地。纵然岳番还活着,没有了岳家的庇护,没有了千军万马可号令,没有了石家的恩宠,在这乱世中,以岳番的才识,他能否活得下来尚且未知,纵是活下来了,便也成了深山野夫,不足为惧。

    朝中有人嗅觉灵敏,发觉当日高台之变建康城外那三万人莫名其妙的兵败,当下以天命兆预为由奏请圣人请立蒙拓为镇中大将军,意图将蒙拓高高捧起,甚而市井中也有稚童高唱“虎将军,天得利,破城墙,无阻力”,暗指蒙拓得天命,竟不费一兵一卒便入了建康城。

    这是有人在捧蒙拓。

    若蒙拓有此心,当然可以顺势而为,可问题是无论是蒙拓,还是长亭,都半分不想!

    蒙拓转而奏请石猛,早立石闯为储君,以求天下安心,奈何石猛留中不发,却以宫闱尚未安定,外男不入内廷为由,让石闯暂住镜园,日日与蒙拓在一处,倒叫旁人不知石猛是何心思。

    “…阿拓与老三说是兄弟,不如说是叔侄,一向都是阿拓照拂着,如今倒也没甚,但建康中传的那些流言却叫人心惊胆战的。总在揣摩莫不是圣人为保石闯,反倒将他和阿拓放在一起?毕竟如今石闯出事,阿拓是第一个受诟病和嫌疑的。”长亭和自家哥哥说起此事,老神在在,未见愁容,只当闲话家常,“阿拓无争雄之心,一分也无,圣人一直都知道。若是阿拓有半分这个心思,早在大营里听见石阔身亡消息时就暗下杀手把石闯结果了,如何能让王朗立下军令状,誓死保卫石闯呢?”

    当初蒙拓收到信时,第一反应便是保护石闯,以防万一,只求为石家留下最后一重保险,此事石猛不会不知。

    陆长英靠在暖榻上,膝间盖了一整匹白貂绒,大氅披肩,衬得人面容清贵颀长,只听他轻笑三声,“石猛当然知道。放在阿拓身边,进出紧随,阿拓手握重兵,自然可保石闯平安,此为其一。二人一向关系亲厚,既共贫苦,又共患难,如今阿拓以身试险保他平安,日后石闯即位当然会感怀一二,阿拓自然能钓台高坐,相安无事,此为其二。”陆长英食指修长,将垂下的十字纹窗框轻轻抬起,从缝中可见湖心亭中二人相处融洽和谐,“其三,当然也是至关重要的。石闯还未定亲,若他登基为帝,那么谁人为后?”

    长亭顺着陆长英的眼神看过去,便见青瓦红漆,肃冬乍暖,草木葱郁,一着青缎海水江崖襦裙的姑娘靠坐在柱前捧书详观,一昂藏七尺的儿郎就坐在她身旁瞅着那姑娘详观,二人都认真极了,只是这儿郎看着看着便红了耳廓,渐渐蔓延到两颊。

    醉翁之意不在酒,近水楼台先得月。

    长亭微微眯眼,“石阔刚死…”

    石阔刚死,身为幼弟的石闯如何能定亲!

    “石阔死了,天下却还没大统。谁都看得出来,石家不是符家,石家比符家更强,手腕更铁血,野心更大。石家持续坐大,士族必定退让,我陆家家训乃孔孟之道,仁者无敌,若能海晏河清,天下歌舞升平,我陆家一退再退也无妨,只是其他士族会这么想吗?如何让新旧平稳交替,这看的是皇帝的本事,”陆长英一直很理智,语气平淡,“据我所知,石猛或许活不长了,此次石阔身亡带给他的刺激太大,如今只是强撑。”

    所以有什么比让石闯与陆长宁结亲更好的方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