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5章 番外:与你一起慢慢变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黎语走进一楼大厅。

    还没到六点半,向来守时的七爷是不可能提前下班的,黎语来到前台正要登记,那姑娘也是眼尖的,面色一整摆出标准五星级服务人员的笑脸,不谄媚也不讨好,“黎少好,您来找严董呀?”

    “对,他在吗?”

    “在的,您直接上去吧。”指着专用电梯的方向。

    那电梯很方便,不在中间楼层停,直通七爷所在的顶楼,所以使用率不高。

    等黎语离开,另一个前台小妹才惶恐的拉着她,“你疯了啊,那电梯只有董事才能用,几位总裁都不行!你是不想做了吗?”

    “你知道他是谁吗?”

    “来头很大?”

    “我以前在分公司工作过,那时候黎少还是个高中生,已经能自由出入严氏大楼,你以为他来咱们前台登记是应该的?他就是直接进去也没人敢拦,过来登记只是因为修养很好,不破坏规矩。你知道高考中午的时间在哪里休息吗,那时候还是因为我进去送文件看到的,他在严董的休息室里休息!”

    “天哪,他难道是传说中的严家二少,以前失踪的那位?”八卦老东家的家务事大约是每个企业员工的日常爱好。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大少不怎么回国,传言有可能是因为那位神秘的二少在,兄弟阋墙啊,那严氏说不定就是二少的……”

    “哎呀,你刚才干嘛不提醒我!!!我可以好好伺候我们小太子啊!”

    “美得你,那种人物和我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平时多少人巴结不上,做好分内的事吧。”

    “对了,上次每个公司的员工发喜糖,他们都说咱们董事长结婚了,真的假的,继夫人来了,大少二少怎么办?”

    “不知道,夫人从没来过公司。不过喜糖是严助理发的,董事长又请假了一个月,这事十之八.九是真的。”

    “真没想到,董事长这样的人物,也有再婚的一天啊,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小姐,一定天仙化人!”

    ……

    专用电梯的门被打开,走来一路都被人用目光注视,有些稍微眼熟的会和他打招呼。

    助理看了下时间,此时七爷他们正在开会,黎语表示自己没事,在办公室里等一下就好了,当然也没谁拦着。闲人勿进的董事长办公室,对黎语就不算门槛了。

    等着等着,他就靠着沙发上睡着了。

    当一群人开完会,走入办公室,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这让不少人松了一口气,严氏的电商平台现在已经趋近成熟,只是最近过节交易量过大,网站垮了好几次,导致客服和工程部忙得焦头烂额,他们已经在熬夜加班加点补救了,但却亏损了一笔不小的钱。

    这也是刚才会议室气氛凝重的缘故,本来负责的老总和底下的项目负责人已经做好要被革职的准备,谁知道今天这位小祖宗会过来,每次祖宗过来的时候,董事长就会非常好说话。

    果然,在看到小孩儿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连条毯子都没盖,“下个月就是双12,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份满意的报告,现在出去。”

    两人战战兢兢离开,关上门之前充满感激的望了下小祖宗,这次回去一定要和下面人说,下次小祖宗来的时候一定要通报他们,他们好有准备,平时一些难签的文件,还是什么不好的消息,都积攒着等他来了。

    七爷走向沙发,将小孩楼了过来,“小家伙,别在这儿睡,我抱你去里面?”

    黎语睁开了眼,看到朝思暮想的人,在人前的成熟稳重全然不见,嘟囔着:“都说多少次了,我都二十了,哪里小!”

    “无论你几岁,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孩子。”七爷扶着孩子的背,将头搁在软软的毛发上,闻着小孩儿身上淡淡的化妆品味道,知道他这是刚下戏没来得及卸妆,也不嫌弃,“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让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长大。”

    七爷的目光,很普通,可就是这样的普通的眼神让他看到了一个普通父亲对孩子的期望和浓浓的爱,这份爱是父爱也是恋人的爱,更是失而复得的庆幸珍惜,复杂又温暖心酸。

    也许对七爷来说,他除了孩子,还是他这十几年来的精神寄托。

    “那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黎语不喜欢这样的气氛,笑着反问。

    虽然他很喜欢如今七爷对他坦诚布公的样子,但他不舍得看到这个男人这样。

    捏了下小孩的鼻子,“说吧,嚣张样。”不就等着他来问吗。

    “我早知道矜持点,等你来追我了,我当初干嘛不能多忍点日子。”黎语懊恼的说,他要早知道七爷暗恋他,还那么眼巴巴的凑过去干嘛。

    虽说是为了调节气氛,但也不无真心,当年追人追的太绝望,天天提心吊胆。

    其实他心里知道,他和七爷,如果不是他一直在死撑,是绝对走不到今天的。这个男人太克制,太隐忍,不逼到最后根本不可能接受一个比自己小了那么多的孩子。

    “你忍不住。”

    “臭不要脸,你当我没你不行了吗!”黎语发狠扑了过去,笑着要把男人压倒,也许几年前,他永远不会想到会和这个男人,在他的办公室这样打闹,不再有敬称,不再客气疏离,不再仰望,他们是平等的,将对方刻入骨髓的重视。

    男人护着他,让自己倒在地上,瞬间有些眩晕让他闭了下眼。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自从七爷那次住院后,黎语真是怕了,生怕这个男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忽然消失了。

    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让他珍惜,他只想他们的每一天都能开心,这是好不容易得来的日子。

    “没事,只是有点晕,过会就好。”安抚着紧张的黎语,

    见七爷是真的没事,黎语才缩进了男人怀里,也不在乎两人这是躺在地毯上,张开手将男人紧紧抱住,“你说对了,我不能没有你……”

    “真的没事,我不会拿我们的未来开玩笑。还记得上个月才被你拉着做过体检吗?”

    想到体检结果,黎语才安心了下来,七爷那时放着一张脸,把医生吓得半死,生怕这位大佬一枪崩了他们,一个个谨小慎微的样子,黎语又觉得好笑。

    “别忘了我们在神父面前发过誓,这辈子你是逃不了了,我不准你死你就要活着。”

    “嗯,上了贼船下不了岸。”男人也渐渐在黎语面前学着说些情人之间的甜言蜜语。

    “严渊……”

    “说。”

    “你现在真的完全属于我了,再也不会有其他什么人了吧。”

    感受到小孩从没松懈过的情绪,七爷知道这是以前的拒绝给小孩太多不确定。

    七爷张开五指,像是有感应般黎语也张开了手,十指交扣,希望能给自家没安全感的小孩儿一些安全感。

    “都是你的……”

    双目对视,七爷拖住小孩儿的后脑勺,将他的唇压向自己。

    黎语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缓缓闭上了眼,男人温柔的撬开他的唇,扫荡着他口中所有地方,吸允着他的舌,男人的气息包裹着他,大手所到之处都有一种颤粟的错觉。

    等他感到身上的凉意,衣服已经被退了下来,连裤子都不知什么时候不翼而飞,两人肌肤相贴,黎语感到身体的情动,呼吸急促了起来,反手摸向男人健硕的背部,柔韧而强悍,喘了一口气,“要是被你员工看到他们*oss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还不吓出心脏病。”

    “我与自己的伴侣欢.爱,天经地义,无人有资格管。”男人在青年胸前轻咬了一口,闻言轻笑。

    从床头拿出了一个套子,在入口处摸着在膏药润滑下渐渐柔软的部位,一边又刺激着青年全身敏感处,打开青年的双腿,慢慢埋了进去,感觉自己完全被男人充满黎语闷哼一声。男人时快时慢的进入,让他就像一片大海上的舟上下摇曳着。

    黎语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体内越来越热,他们没有时间再说话,就像两只想把对方嵌入身体的兽一样不断缠绵,将所有的火热和爱意宣泄到对方身上,他们渴望着对方的触碰,这样心和身体完全交融让身体每一个毛细孔都舒服想要呻.吟,灵魂的满足感让黎语在结束后,还晕乎乎的喘着气,大脑还沉浸在刚才那番激烈的情.事中,这样的结合也让黎语忘了刚才那番压抑。

    他双目无神的趴在男人胸口,无意识的摸着男人的肌肉,手下勃发的肌理让他爱不释手。

    却很快被七爷抓住了手,“你再摸下去,我可不保证只有一次。”

    黎语僵了下,果然看到男人又有抬头迹象的地方,这下也清醒了,埋进男人肩窝里说不出话了,在床上比厚脸皮他可比不过。

    “我今天遇到了太子。”

    黎语明显感觉到七爷的肌肉一瞬间僵了下,才听到,“嗯。”

    “我感觉,他很熟悉,我以前认识他吗?”

    “他回你什么。”

    黎语摇了摇头,“他说不认识。”

    “既然他这么说,你就顺着他吧,对你们都好。”抱着人弯身将被子拉上来,盖住两人。

    “对了,他还让我代他向你问好,说起来,我觉得他人不错,你们父子感情为什么会这么冷淡?”见七爷面色不对,黎语放轻了声音,“我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

    七爷拉过小孩儿,将人牢牢裹在怀里,赤果的肌肤相贴,两人感到更多的却是肌肤相亲的温馨舒适,黎语忍不住舒服的喟叹了下。

    七爷轻笑,看着小孩儿猫一样的满足表情,让人想咬一口,“没有你不能问的,如果真的想他,今年过年你喊他吧。”

    见七爷松口,知道有戏,“我喊他会来?”

    “也许,他会想通的,因为我们都爱他。”

    “对,无论是什么误会,我们都是不能分开的家人。”

    黎语点在男人紧蹙的眉心,抚平上面的褶皱,“但为什么你看上去还是那么不开心,别皱着,我不喜欢看你这样,你活的那么累,和我在一起什么都不要想了,以后我不提这些。”

    “不要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

    在黎语快要睡着前,他听着男人胸口的心跳声,特别缠绵的吻了下:“下辈子,换你追我好不好。”

    没想到小孩儿还记着这事,“再说。”

    这辈子还没过完,还想着下辈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