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零三章 全面战争爆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大汉开元七年二月十八,曹魏幽州刺史曹休反,率军五万攻打冀州,司马懿果断采取措施,命早已准备好的并州刺史、车骑将军郭淮,青州刺史、司隶校尉史孙礼并东鲜卑大人素利率领十余万大军进行反攻,曹休虽然有才能,然后麾下有不少将士被司马懿收买,只是支持了不到半个月就被打得大败,最后只能退保右北平,现在十余万大军围着土垠昼夜攻打,看起来曹休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而最近,二月二十五日,太尉王凌与外甥令狐愚见魏帝曹叡无法执掌朝政,准备废掉曹叡,拥立曹操之子曹宇,结果阴谋败露,王凌、令狐愚被杀,灭三族,曹宇也被处死。可是这却引起了更大的反弹,三月初二,征东将军诸葛诞与好友镇东将军毋丘俭率四万大军于乐陵、阳信起兵,司马懿命骠骑将军孙资、征南将军王昶率军征讨……”

    庞统向刘琦详细的报告着在曹魏发生的一系列叛乱,最后又郑重地说道:“陛下,如今曹魏出现了那么多的叛乱,足见司马氏政权也不是太稳,然而一旦等到司马懿平定了叛乱,整个曹魏政权便会稳如磐石,我们恐怕再也不会有此良机了,所以,微臣恳请陛下同意,立刻兵发河北,以雷霆之势一统天下。”

    刘琦点了点头,然后对贾诩缓缓说道:“贾太尉,你认为该当如何?”

    便见贾诩微微躬身道:“微臣附议。”

    之后听得司空徐庶、尚书令裴潜、兵部侍郎刘晔、诸葛瑾、尚书左仆射王粲等人齐齐躬身说道:“微臣附议,请陛下果断出兵,河北民众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尽皆翘首以望,希望天下一统,重新过上和平安定的好日子。”

    刘琦见群臣尽皆同意。当即便下令道:“命大司马、西北都督黄忠统率大军并州刺史、右将军庞德进攻太原,匈奴都督府大都督、定襄王刘全忠统率西河王刘存孝、征西将军霍峻武卫将军邓艾、辅汉将军郝昭等将进攻范阳,大将军、东军都督魏延督率前将军吕蒙、征东将军太史慈、镇东将军张辽、镇西将军张飞等将进攻平原,卫将军周瑜统率河内诸将进攻荡阴,朕亲率朝中众将进攻黎阳,一切尚未就绪之人马粮草由兵部统一调拨。这一次诸路大军齐头并进,定要扫平河北,平定天下。”

    命令传达下去,诸路大军尽皆欢呼不已,他们平静了数年,早已对这最后的一场大战期待不已了,尤其是像黄忠、严颜这样的老将,他们都已经白发苍苍,真不知道如果再这样等下去的话。还能不能等到最终决战的时日。

    而更加令他们感到振奋的是,每一支部队现在都拥有刘琦最新研制并批量生产的的火药武器,这些强大的火药武器会让他们在战斗的时候最大程度减免伤亡,并且给敌军带来震慑。

    刘琦率领的十五万大军从洛阳出发,全都是乘着船舰,而刘琦所乘的船舰上,配备着火炮,这种火炮是经过刘琦所设想。又经过完全继承了黄月英火药制造术的天才工匠马钧的反复设计和试验才完成的。

    而在刘琦的大军中,这样的船舰竟然有整整两百艘。

    刘琦的船队浩浩荡荡。从孟津出发,一直来到了黎阳河岸附近。

    看到刘琦大军浩浩荡荡而来,负责守卫黄河北岸的曹魏大将梁习见状顿时大惊,立刻下令大军紧急戒备。

    副将刘放却是笑着说道:“上一次刘琦出动近二十万大军进攻黎阳,都对我们的防御束手无策,这一次的军队数量比上一次还少。更兼黎阳的防御比之前还要坚固得多,刘琦又能如何?不过是虚耗粮秣而已,将军何必担忧?”

    梁习却是谨慎的说道:“刘琦此人一向用兵狡诈,最喜出其不意,如今他率军直接从洛阳而来。连白马都没有经营,恐怕除了军情紧急之外,还有阴谋在内,再者说了,就算是刘琦没有阴谋,黎阳事关邺城安危,我们不能等闲视之,小心一些总无大错。”

    之后便不再理会刘放,下令大军做好戒备,尤其是最前排的连弩兵,只要敌军来到了射程之内,立刻便射出手中的弩箭,给敌军以迎头痛击,坚决不能不能让敌军靠近半步。

    虽然出于谨慎的考虑,可是梁习也不知道刘琦到底能有什么办法攻破重兵防守、层层布防的黎阳。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刘琦的军队虽然多,主要目的可能仍然是牵制河北守军,以便为进攻荡阴的周瑜大军缓解压力,制造机会。

    可是随后他就发现了事情的异常,因为赶到最前面的那两百艘比斗舰略小、更加适合在黄河河道航行的船舰上竟然都安装着两个很奇怪的长筒。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倒下去的桅杆?可为什么那么粗?而且看起来竟然是空芯的?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这一次不仅仅是梁习,就连副将刘放都忍不住一脸怪异的盯着那古怪的船舰,同时下令前排的弩兵将士小心戒备,随时准备发射手中的连弩。

    之后他们看到那二百艘敌船一字排开,停在了大约四百步的距离之外,黑黝黝的长筒正冲着北岸的那些防御工事。

    随后便见二百艘船上各自出现了一个汉军将士,各自取出火石,点燃了伸在长筒外的一根长线,之后便见那些将士捂着耳朵赶紧离开。

    不大一会,他们便听得一声声巨响传来,随后便感到附近的大地一阵剧烈的晃动,然后便见北岸的防御变成了一片火海,许多将士,尤其是最前排的那些弩兵尽皆惨叫起来。

    这时候的梁习早已陷入了深深的震惊之中,以至于都没有及时下达命令让前排的连弩兵撤回。

    “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把火药和投石车综合在一起了?能够往远方投掷火药?天呐,汉军之中为何有人能够想出这等天才的设计?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