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6|77|3.23|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许宜轩这大半年长高了不少,原先在豫州的时候,他只比彦莹高小半个头,现在却已经高了差不多大半个头,快长成大人了。他头上束着紫金冠,身上穿了一件深紫色抽纱的外袍,里边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衫,腰间系着一根腰带,带上镶嵌着无数宝石,下边垂着一快玉佩,长长的红色流苏垂到了膝盖处,随着他的脚步不住的飘拂着。

    “母亲母亲,我听说皇后娘娘给我师父赐婚了!”许宜轩兴高采烈的走了进来:“我要送什么贺礼才好哪?”这话刚刚说完,他便发现背对着他站着的彦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肖姑娘,你怎么也在这里?”

    她深深的烙在他的心底,即便只是见着她的背影,他也知道是她。许宜轩站在那里,忽然间有些出不过气来的感觉。他本以为自己可以漠视简亦非与彦莹成亲的这件事情,可没想到见着彦莹,这才感觉到其实自己还是有些难过。

    彦莹转过身来,朝许宜轩行了一礼:“多谢许世子,还惦记着给我送贺礼。”

    许宜轩瓮声瓮气道:“我当然要送贺礼了,我是你大哥嘛……你怎么又喊我许世子了?还不赶紧喊大哥?”

    彦莹笑了笑:“许大哥,我一时疏忽,又给忘了。”

    豫王妃站在旁边,看着许宜轩的一双眼睛只盯在彦莹身上,心中忽然一动,若是肖姑娘能嫁给许宜轩,那……她的眼睛亮了亮,一种说不出的冲动让她脱口而出:“肖姑娘,其实除了简公子,世上还有更多的好男子,例如说……”

    彦莹见着豫王妃那神色,如何不知道她的意思?她连忙打断了豫王妃的话头:“王妃,则会世上确实有很多的好男子,可我的心却只记挂着亦非一个,王妃不必多虑,我与他肯定会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两人白首不相离。百香园事情多,我也不打扰王妃了,暂且别过,等着有新品,我再来王府做了给王妃品尝。”

    “哦……”豫王妃怅然的站在那里,见着彦莹那坚定的神色,知道事情无法扭转,只能低声道:“那肖姑娘快些回去罢,要好好照顾自己。”

    彦莹弯了弯腰,行了个半礼,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许宜轩见着她的身影越走越远,心里有一种浓浓的惆怅,喜欢她却只能将那感情放到心里,极力压制着,想将那份情转化为真正的兄妹之情,真是一件难之又难的事情。

    “轩儿,你不是很喜欢肖姑娘的?为何你不开口去说?”豫王妃望着站在面前的许宜轩,顷刻间有些许愤怒,简亦非都敢闯到皇宫里找皇后娘娘下旨赐婚,他怎么就缩头缩脑的不敢放手去做?要是他求到赐婚,自己也不要这般担心了。

    许宜轩惊讶的转过脸来,脸上浮起了一丝丝红晕,这青葱少年被说频了心事,忽然就尴尬了起来,他不敢直视豫王妃的眼睛,低声道:“母亲,肖姑娘喜欢的是我师父。”

    “她喜欢你师父,你难道不会去将她追过来?现在皇后娘娘下了懿旨,你就没机会了!”豫王妃皱了皱眉,辛辛苦苦将这个儿子养大,结果养成了这样的人,就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不知道去抢夺,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若是他能与肖姑娘成亲,那可是一举两得,既能避开肖姑娘嫁她堂兄的问题,又能听着肖姑娘喊自己母亲。

    “母亲,这样不好,师父喜欢肖姑娘,肖姑娘喜欢师父,我怎么还能在中间去破坏他们?”许宜轩摇了摇头,满心感激,母亲对自己真好,知道自己喜欢肖姑娘,即便是她出身农家,她都愿意接纳她,可是强扭的瓜不甜,他怎么能强迫肖姑娘嫁给自己:“母亲,喜欢一个人,便应该是喜欢她幸福,难道不是吗?既然肖姑娘喜欢的是我师父,我又何必去苦苦强求?只要他们两人过得惬意,那我也就心安了。”

    豫王妃吃惊的望着许宜轩,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子竟然这般为别人着想,实在有些不敢相信。原本以为他是一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公子哥儿,有时候会闹些小脾气,有时候还会骄横,可没想到去豫州别院住了一年,竟然会变了这么多。

    这大半年来他开始用心读书,不再是那般顽劣,豫王似乎也越来越喜欢他了。而今日他说出的话,实在让豫王妃太震惊,他宁可自己不开心,也希望肖姑娘开心——这种想法实在让豫王妃感动。她望了许宜轩一眼,点了点头:“轩儿,你长大了。”

    许宜轩咧嘴笑了笑:“师父他们的日子早就定好了,九月十七,咱们得好好盘算着送份什么大礼给他们。”

    豫王妃点了点头:“母亲自然知道,你不用担心。”她慢慢的坐了下来,心里头忽然平静了,没了原来那般焦躁,只要自己女儿过得开心,自己还去管那么多作甚,堂兄又如何?旁人又不知道他们是堂兄妹!豫王妃咬了咬牙,决定将这件事情这般放过,她想要看着自己女儿高高兴兴的,不能再让她觉得难过。

    “母亲,你送的礼是代表豫王府送的,我可要单独再送一份,你可别忘记了。”许宜轩叮嘱了豫王妃一句,这才大步走了出去。院子里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香味,好像她依然还在那里,许宜轩走在那青石小径上,低头望了望地面,那里有一根红色的绳子,他弯腰捡了起来,这是彦莹扎在头发上的。

    拿着那绳子饶在指尖上,许宜轩心中有朦朦胧胧的期待,这是她故意留给自己的吗?一根红色的头绳,就如他那被遗忘在角落里的感情,那般不起眼,可颜色依旧艳丽。他将红头绳紧紧的攥在手里,望了望月亮门,那里早就没有伊人踪影,可他却仿佛还能见着她窈窕的身姿。

    “肖姑娘,我不会打扰你的,只要你过得比我好,我就安心了。”许宜轩叹了一口气,朝那月亮门走了出去,青莲色的暮霭冉冉,将他笼罩住,让他的身影与那暮霭模糊成了一片,再也分不出来。

    秦/王/府此时又是一种气氛。

    秦王看着那道供在香炉后边的懿旨,一言不发。秦王妃见着他那张沮丧的脸,心中暗自高兴,自己给简亦非出了这个主意,也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本以为皇后娘娘是不会赐婚的,可没想到王皇后竟然赐婚了,而且动作还这般快,快得让她简直没有预料得到。

    懿旨传了过来,秦王与程思薇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秦王妃却开心得几乎要合不拢嘴,只要这两人难过,她就心里高兴,她静静的坐在主座上,瞥了一眼程思薇,嫉妒得咬了咬牙。

    这个庶妹也只比她小了三四岁,可却保养得宜,瞧着不过是二十多岁的人,而她看上去就是实打实的四十来岁了,若是两人一道出去,指不定旁人还会以为她们是母女俩。秦王妃见着那张熠熠容光的脸孔,心中实在有些愤怒,自从程思薇进了秦/王/府,秦王连续几天都窝在她的院子里,王府里头那些见风使舵的,都赶着往侧妃娘娘那边讨好去了。

    自己决不能让让独宠后院。秦王妃攥紧了拳头,她要去弄两个美人进府,要分去秦王的宠爱,而且还要将她们的儿子养在自己膝下,到时候与那jian人的儿子争世子之位。虽然简亦非说他不想做世子,可焉知他那狐媚的娘会不会替他谋这个位置?自己可要先下手为强,抬几房侍妾,一来显得自己大度,再来也是希望能有个儿子,刚刚出生就抱过来当自己的亲儿子养着,自己下半辈子也就有了指望。

    “王爷,这下可是没办法了?”程思薇望着那张懿旨,愁得眉毛都解不开:“难道非儿一定要娶那个乡下丫头了?”

    “还能有什么办法?皇后娘娘下的懿旨,你还想抗旨不成?”秦王有些怫然不悦,这个节骨眼的时候,他怎么能做违抗父皇母后意旨的事情?说实在话,他开始只不过是想通过亲事来拉拢严尚书罢了,可严尚书是个老狐狸,轻易不肯表态,即便是娶了他女儿,他也未必会站到自己这一边来。

    当然只能是接旨照办亲事了,简亦非娶了那个乡下丫头也好,以后想做什么也手脚轻快,不像自己,娶了安国侯府的小姐,有时候想法脾气,还得掂量一二,这王府里多少侍妾不能生儿育女,肯定有她的一份功劳,就连前不久自己那个小儿子夭折,说不定也是她的手笔。

    那日风大,可她偏偏坚持要玉美人抱着儿子去给许宜信送葬,小儿子回来以后就感了风寒,不肯进食,终日啼哭不止,请了好几个大夫看都只是说风寒所致。可开了药给他服下,一点起色都没有,反而身子越来越差,捱了半个月,两只小脚一蹬,也跟着他哥哥去了。

    秦王站了起来,沉着脸吩咐秦王妃:“赶紧准备办亲事,可莫要怠慢。”

    秦王妃笑容满面:“这个不用王爷吩咐,我自然知道,刚刚已经让人去将那园子打扫出来,明日就喊人过来重新粉刷装修。”

    “那就有劳你了。”秦王朝程思薇看了一眼:“思薇,回你院子去罢。”

    程思薇怏怏不乐的站了起来,委委屈屈的看了一眼秦王,这才慢慢朝外边走了去,她走得很缓慢,那条路似乎到不了尽头一般,到处都是灰茫茫的一片。

    第二百六十四章新婚

    二楼上边已经快装修好了,墙壁刷得粉白,柜台刷成了绿色与白色相间的格子,瞧上去十分清新可人。彦莹摸了摸那墙壁,这些日子阳光好,已经干透,过几日就能开业了。

    二花五月十五与肖经纬完婚,才过了三日就嚷着要到京城来帮她打理铺子,彦莹有几分哭笑不得,二花这敬业精神也太强了,怎么着也该过了一个月再说,要不是肖经纬会怎么想呢。她回了一封信去肖家村,嘱咐着二花到六月中旬再过来:“至少也得全了姐夫的面子,你要是这么早就过来,别人该怎么想姐夫呢。”

    许是这封信在路上拖沓了,二花没接到信,在家里等了几日,终于按捺不住,与肖老大与肖大娘商量着:“三妹一个人在京城,肯定很忙,瞧她忙得连我成亲都没来得及赶回来就知道,总要个打帮手的才好。”

    肖大娘点了点头:“那是那是,我这心里头不放心哩,都快三个月没见着她,心慌慌的。你去了也好,帮着她招呼着生意,让她别那样累着。”

    肖老大吭吭赫赫道:“你跟经纬说了没有哇?你们成亲才半个月咧,就撇了他一个人去京城?这样怕是不好。”

    二花耸了耸肩:“我和他说了,他已经答应了,爹,你被担心!”

    实际上二花是这样更肖经纬说的:“经纬,我到家里头呆着,你就不能安心看书,这究竟是为什么?”

    肖经纬从书里抬起头来:“没有啊,我很用心的在看书。”

    二花嘿嘿的笑:“八月就要秋闱了,时间不多了,你一定要用功看书,不要三心二意,不要老是想这想那的!”

    肖经纬的脸上泛起了红色:“二花你说得对。”新婚燕尔,他总忍不住想要拉着二花坐到一处说话,说着说着两人就黏糊要一块去了,确实还是耽误了不少时间哩。

    “所以,为了让你更专心的学习,我准备过几日就去京城。”二花笑嘻嘻的望着他:“这可都是为了你好。”

    “过几日就去?”肖经纬呆住了,他跟二花才成亲七八日,好日子才开始,他才开了荤,食髓知味,每晚没二花在身边就有些睡不着,现在二花竟然告诉他,马上要去京城!顷刻间,肖经纬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可怜巴巴的望着二花,心中呐喊着:“媳妇,留下来多陪陪我吧!”可也只是在心里头想一想,却不敢开头说出来。

    二花朝着肖经纬点了点头:“是,我过几日就要去咧,你到家里好好温习功课,以后没有人打扰你,你会更专心一些。”

    肖经纬悲愤的摇了摇头:“二花,你在我身边我觉得好踏实,你留下来好不好?”

    二花扑到肖经纬面前,两只手捧住了他的脸:“肖经纬,我在你身边肯定会吵得你看不成书,那你还去考个啥?你可是考过两次了,这一次一定要考过!”她将脸贴了过来,重重的咬了下他的耳朵:“听话!”

    肖经纬被二花强悍的气场给镇住了,只能呆呆的点了点头:“我听话。”

    “这才乖。”二花笑嘻嘻的亲了肖经纬一口:“你要想想,只要你考过秋闱了,你就能来京城找我们了,到时候我去送你参加春闱,等着你高中进士。”

    二花说的话很有煽动性,一双手又在肖经纬身上摸来摸去的,弄得他有些心猿意马,不住的点着头道:“好好好,你到京城等着我。”一边急急忙忙将脸凑到二花的脸边:“那让我来亲亲你。”

    “吧唧”一声,二花重重的亲了肖经纬一口,他立即便云里雾里的弄不清头脑,咧嘴傻笑着:“二花,你身上好香哩。”

    二花也不出声,“噗”的一声将油灯吹灭,拉着肖经纬便往床上滚:“我过两日就走了,这些日子好好陪陪你。”

    肖经纬被二花威逼利诱,最后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临别送着二花上马车的时候,眼泪差点流了出来。肖来福瞧着他那恋恋不舍的模样,笑着推了推他:“咋这神情呐,二花不过是去京城帮忙,你也不用这样垂头丧气的嚒。”

    肖大娘有些歉意,这才成亲半个月,女儿就走了,倒把女婿一个人扔在家里,可她也没法子,三花那边她也不放心,只能叮嘱着肖经纬:“经纬,你搬去百香园与你姐夫住到一处,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肖经纬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看着马车慢慢的没了影子,这才拖着身子往家里走了去,扳着手指头算了算,还得有三个月才能见到二花,不由得悲从心中来,捏了捏口袋,里边有一张纸,被手一捏,哗啦啦的响着,从口袋里将那信纸拿了出来,看了看上边,是二花写的一句话:“你快些到京城来,等着你。”

    把那纸贴在胸口,肖经纬脸上浮现出了笑容,以后每天拿着这张纸看看,也就跟见着二花一样了。

    彦莹没想到二花竟然这么快就来了京城,那日她刚刚从田庄回来,到了百香园坐下还没歇口气,就听着外边有人喊“三花”,抬头一看,就见着二花站在那里,咧着嘴在笑。她以为自己出现幻象了,揉了揉眼睛,确实是二花,没错儿。

    “二花,你咋来了呢?我不是写信让你慢些过来?”彦莹快步走了出去,见着外边有一辆马车,上边装着不少的货:“送了水果过来?”

    “可不是?我一个人来也是来,带一车货也是来!”二花指了指那个赶车的把式:“这是来福大哥给介绍的吴大叔,赶车赶得老好了!”她一竖大拇指:“我坐了这么多日马车,一点也不觉得累!”

    彦莹朝那吴大叔笑了笑,招呼伙计赶紧出来搬水果,一边问二花:“后山的果子味道怎么样?是不是要比去年大些甜些?”

    二花瞪大眼睛不住的点着头:“是是是,那果子比往年大多了,他们都说是你施了法,在那些树枝上吹了吹气,这果子才又大又甜。”

    彦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亏你们也想得出来!没见我带着他们将树上都插了枝子?那才是原因!有些树上应该结出不同的果子来了吧?”她将桃树与李树嫁接在一处,就能得出一种新品种,边桃边李,瞧着既像桃子又像李子,黄里透红,颜色鲜艳,吃起来水分足,又甜,将桃子与李子的优点都结合在一处。

    “是的,那李子树长出一些不同的果子来了,味道真好。”二花指了指那竹筐里黄澄澄的一大筐子:“从来没吃过这果子呢。”

    彦莹笑了笑:“以后还有更多你没吃过的。”她在田庄里也嫁接了一些果树,只是京城气候不如豫州,气温升得慢,雨水也少,估计种出来的果实没有豫州那边的好,她也只暂时先慢慢来,熬上两三年,不知道能不能赶上豫州头一年的效果。

    二花一抬头,就看见了那块招牌,她扯了扯彦莹:“三花,我刚刚还想问你咧!这招牌你怎么用金粉给烫了字儿?还用这绿色的纱笼子罩着,这也太费钱了吧?你赚了再多的钱也不能这样乱花!”

    “二姐,这块招牌可不简单哪,上边的字是皇后娘娘的墨宝!”彦莹哈哈一笑:“皇后娘娘写的字,当然要好生爱惜,要不是怎么对得住她的恩典!”

    “啥啥啥?皇后娘娘写的字?”二花掏了掏耳朵:“你莫要吓我!皇后娘娘能给咱们百香园写招牌?”

    “真没骗你。”彦莹指了指招牌上边:“我最近将二楼装修了下,准备卖皇后娘娘都喜欢喝的饮品。你来了刚刚好,我就可以提前开业了。”

    二花激动得全身打哆嗦,一把抓住彦莹不放:“三花,我没有做梦吧?皇后娘娘喜欢喝你做的饮品,她来你百香园看过了?你做给她喝的是什么?”

    彦莹笑着拖了她往楼上去:“皇后娘娘怎么会出宫?我进宫给她做了一次而已。至于是什么东西,你来瞧瞧就知道了。”

    走到二楼,有两个伙计正在将摆东西,见着彦莹带着二花过来,赶紧喊了一声“东家。”彦莹指着柜台上放着的那个榨汁机:“帮我打几个水果,就用刚刚送来的梨子。”

    伙计应了一声,去取了几个雪梨上来,削了皮切成块,放到那盆子里头,用手摇着那个手柄,就听见盆子里有呜呜的响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转着。二花好奇的望着那个盆子:“三花,这是啥子?瞧着怪好玩的。”

    “这可是花了大钱买过来的。”司珍局做这东西,并没有收多少银子,可光是塞给裁春的谢仪,差不多去了三十两,彦莹心道,羊毛出在羊身上,总要在顾客身上回本。

    早两日她发了宣传的单子出去,那些大户人家的管事出来采买,也客客气气的用一个银角子压住宣传单子请他们带回去给咱家的公子小姐:“这可是皇后娘娘钦点的饮品,她老人家喝了都说好,看看贵府的公子小姐们要不要尝尝,我们这百香园二楼已经装修好,不久就要正式对外开放,只是地盘小,一次不能来太多人,想过来尝鲜,可以先来预定。”

    宣传单子发出去,效果显著,才过了三日,就有二十多户人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