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三章:天降贵人(二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宋言谨看着对面的女人愣神,一度以为自己的眼睛看错了。直到对面的女人在外面站着,好一会儿她主动开口和宋言谨说话:“不请我进去坐一坐?”

    “哦,请进。”因为她的一句提醒,宋言谨快速回过神,忙让开道。

    女人踩着高跟鞋,一双眼睛里都是好奇的看着屋内的装潢。宋言谨站在她的身后,目光却全部都是在看她。

    如果宋言谨没记错,她应该叫顾非。

    她来,宋言谨还是很热心的招待。亲自给女人上了茶水和茶点。

    “这么久了,难为你还记得我。”顾非主动的接过茶杯,浅浅一笑。她的酒窝格外有西方特点。

    宋言谨抿了抿唇,接话问:“顾小姐怎么会回国?”

    顾非能感觉到宋言谨的生疏,她倒也不觉得尴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细品许久,她放下茶杯,这才说话:“顾先生呢?什么时候回来?”

    “他可能得下午。”宋言谨抬首看了一眼时钟,还没有到顾临深下班的时间。

    “上次见面,我们没怎么说话,这次还能记得我,实在难得。”顾非点了点头,看着宋言谨说着,并没有什么恶意。

    宋言谨笑了笑,并没有直面接她的话。只是应付着:“顾小姐气场很足,想让忽略都很难。”

    顾非嘴角微扬,下意识的拇指和食指摩挲了两下,只是一个潜意识的小动作却和顾临深如出一辙。宋言谨看着她的指尖发呆了几分,顾非长得漂亮,也很女性化,但总是能从她的身上轻易看到顾临深的影子。

    “你说的是我驱人的事吧?”顾非笑意正浓,并不在意把家丑拿出来说。

    宋言谨抬首看她,在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父亲在私生活这方面,并不是很好。”顾非直说不误:“你知道,这个世上,总是有一些别有用心的女人想借着男人的权势朝上爬。如果不处理干净,顾家也不会一直维持着好名声。”

    宋言谨揣摩不透顾非话里的意思,她像是在暗示什么。又像是只说表面的事,让人揣摩不透。

    顾非看到宋言谨眼底的疑惑,忙又补充了一句:“你别误会,我所说的,只是针对那些别有用心之人。若是她们正的怀了顾家的孩子,顾家自然不会顾家的血脉流落在外。”

    “顾小姐一直受西方教育,没想到传统观念还如此放在心上。”宋言谨抬起下巴,脸上多了一些笑意。

    她和顾非聊天并不是一件容易事,她不太清楚自己该说那句话,或者该如何回答顾非。

    “没办法,这是我父亲的教育模式,也可以说是遗传,在观念上,我和父亲都还是偏东方。我想,顾先生应该也是如此吧。”顾非有意无意的,总是把话题扯到顾临深的身上。

    宋言谨垂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杯子,转移话题问:“那上次那位华星彤小姐呢?现在住在顾家?”

    她记得,上次打闹现场的华星彤称自己怀孕了。现在算一算,孩子也该三四岁了。

    “她?她在哪儿我可不知道。”顾非端起杯子,低头亲抿了一口:“但我很清楚,她的肚子不是真的。”

    顾非回答完问题,宋言谨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又看了一眼时钟。

    “顾先生是我父亲的儿子吧?”顾非喝着茶,掠起眼眸看着宋言谨极其随口问。

    她问的有些冷不丁,明明之前还在套话,现在忽然如此张口问,宋言谨一愣,目光有些吃惊的移到了顾非身上。

    顾非不急着说什么,笑了笑:“我说了你可能不信。我看到顾先生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我父亲的儿子。”

    这个世上,不可能有那么想象的两个人,无论是外貌还是气场都极相像。

    宋言谨紧闭着红唇,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她下意识的偏头朝客厅的门看去,随意一瞥,又看向厨房间的张妈:“恰恰是不是醒了?我好像听到她声音了。”

    “应该不是,刚送上去没多久,不会那么快醒。”张妈竖着耳朵听了听,确定没有动静。

    宋言谨不放心的摇了摇头,还是压着裙角起身了:“我还是上去看看,小家伙要是哭闹起来,不得了。”

    “张妈,你帮我招待一会顾小姐。”她又忙将目光从顾非身上移到张妈身上开口。

    宋言谨说罢,也没有去看顾非的神色,转身上了楼。不用面对顾非,她舒了一口气。

    不知用什么身份面对顾非,的确是一件很有压力的事。

    她是借着恰恰的借口上楼静一会儿,但恰恰是真的醒了。看样子应该醒了好一会儿,她也没有哭闹,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小摇铃,小嘴巴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的手。

    看到恰恰不哭不闹,宋言谨坐至床边点了点她的鼻尖:“我的小恰恰真乖。”

    小孩子不能夸,宋言谨没来之前,她还是好好的,但宋言谨来了以后,坐下看她一会儿再想走开,恰恰一张嘴,一双大眼睛一闭,哭了。

    无法,宋言谨只能抱着哄着。

    下面还有客人,她不能在楼上呆太久。恰恰久久不能安静下来,只要朝床上一放就会哭。她只能抱着恰恰下楼。

    她走到楼梯时,透过客厅的花架空隙,她看到顾非正在和人说话。宋言谨还以为是顾临深回来了,走近之后才知道是顾默娴。

    顾默娴有些尴尬的坐在客厅里听着顾非说着,她抬首看到宋言谨,冲她方向招了招手:“言谨,过来坐。”

    顾非回头也看到宋言谨了,住了口。目光瞥向宋言谨怀里的恰恰:“这是阿源的妹妹?”

    顾非一定是找人调查过了,不然不会连阿源的名字都知道。

    “嗯。”宋言谨只是淡笑应了一声。

    恰恰刚起床,小脚上只套了一双粉色可爱的小袜子,躺在宋言谨怀里,两只小脚不时的踹宋言谨的手臂几下,她力道很小,倒是无关紧要。

    “我可以抱抱吗?”顾非俯身看着宋言谨怀里可爱至极的恰恰提议出声。

    她一开口就是提这样要求,显的有些唐突。

    有了之前的事,宋言谨对不熟的人都多了几分防备心理。她抱着恰恰,抱歉一笑,委婉的拒绝了她的请求:“不好意思,恰恰……比较认生,陌生人抱会吵闹。”

    顾非扯了扯嘴角,知道宋言谨在防备自己。脸色上挂着几分失望,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她站着,顾默娴维持着基本的礼貌请她坐下:“顾小姐坐吧。”

    顾非对待顾默娴很客气,轻轻点了点头,很是尊重询问:“最近我会在留在丰市,阿姨如果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可以来找我。”

    说着,顾非从自己的小包里抽出了名片交到了顾默娴的手心里。

    在宋言谨下楼之前,顾默娴和顾非聊了什么,宋言谨完全是一无所知的。但看现在顾非如此对待顾默娴,想必一定是说了什么。

    顾非今天是执意要在这儿等顾临深,她在这儿一直坐到了天黑才等到顾临深。

    顾临深知道顾非在丰市,但并不知道顾非会在盛墅。

    “你来做什么?”顾临深对待陌生人,语气向来有些冷漠。

    “顾总忙,没时间见我,我就只能来这儿守株待兔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